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AG环亚娱乐乐视视频自嘲 “欠 122 亿”:唤得起关注,但唤不回生机

2021-02-10

2 月 6 日晚间,AG环亚娱乐乐视视频安卓版 App 迎来 9.24 更新,图标 Logo 换新,图标显示着 “欠 122 亿”。

安卓应用商城显示,乐视视频开发者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在版本更新中,乐视视频的投屏功能进行了优化,追剧更流畅。但 “欠 122 亿”并没有进行任何说明。

临近春节,各大 App 纷纷送红包引流,吸引人气,今日头条分 10 亿,抖音分 20 亿、快手分 21 亿,百度分 22 亿,拼多多分 28 亿…… 各大 App 争相加码,而乐视视频这一春节反向营销操作,立马出圈引起网友热议,冲上微博热搜。

微博分 1 亿,支付宝分 5 亿,微视分 5 亿,京东分 10 亿,今日头条分 10 亿,抖音分 20 亿,快手分 21 亿,百度分 22 亿,拼多多分 28 亿,加起来正好是 122 亿。

而就在不久前,贾跃亭的 FF 汽车计划通过 SPAC 造壳上市,商业计划书显示,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 26.22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69 亿元),并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上市。

乐视视频的此番营销 “自嘲”或许也有喊话的意味

对此营销事件,乐视电视一位相关知情人士表示:“晚点会有一个说明”。

而乐视视频也于今日午间回应媒体称:“乐视本次更新优化了乐视视频 APP 的使用体验,新年将到,乐视视频也会上线更多内容供大家观看。乐视网欠款大家都知道,虽然有困难,但逆境时更要乐观面对,乐视会努力做好用户服务,此次乐视视频图标的更新不影响大家观看视频内容,也不影响乐视超级电视正常运营,请大家放心购买和使用。”

几乎已经离开公众视线的乐视视频的这一波操作,究竟是 “绝处逢生”还是 “昙花一现”?

乐视视频内部困境重重

关于乐视视频的新闻上一次出现,还是乐视网新增执行标的 64300 元,累计执行标的超 1.4 亿。

2016 年 1 月,乐视网正式更名乐视视频,并且启用新的 logo 及域名。以全新的面孔争夺长视频之战。

但好景不长,10 个月后,乐视便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彻底爆发。此后,围绕着乐视的皆是 “深交所问询函”、“负债”、“被起诉”、“退市”等等负面新闻。

作为乐视网的核心内容业务,乐视视频也几乎进入停摆状态。

债务危机让债权人们都争先恐后地上门要债,乐视眼看就要崩盘。

2017 年 1 月,正陷入财务危机的贾跃亭,接收到了来自老乡孙宏斌的援助。当时孙宏斌联手其他投资人,向乐视系投资超过 160 亿元,其中孙宏斌融创就投资了约 150 亿元。

其中 79.5 亿元换取了乐视致新 33.5% 的股权,60.41 亿元投资了乐视网 8.61% 的股权,10.5 亿元投资了乐视影业 15% 的股权。

但短暂的回血,并没有让乐视从债务危机中走出来。反而,沉重的债务压力,让融创的损失超过了 160 亿元。孙宏斌称:“背不起乐视这个锅了”、“再投资乐视 100 亿,我傻啊。”

在巨大的债务危机之下,乐视网的股价也 “跌跌不休”:从 2017 年 4 月 15 日起,乐视经历长达九个月的停牌,到 2018 年 1 月 24 日复牌后,乐视开始了连续十一个跌停,股价从 15 块跌到了 5 块……

2018 年 3 月 14 日,在乐视网董事长的位置上待了 237 天后,孙宏斌选择了辞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孙宏斌暗淡的说道:“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损失了 165 亿,你说还怎么壮士断臂?这是断头了。”

继 2017 年亏损 138.78 亿元、2018 年亏损 40.96 亿元之后,乐视网 2019 年继续巨亏 112.79 亿元。

2020 年一季报显示,乐视网债务规模巨大。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 30.35 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 5.55 亿元,其他流动负债 33.04 亿元,其它非流动负债 30.49 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而在退市之后,乐视网还吃了 “天价罚单”。

乐视网去年 9 月 7 日在全国股转系统公告称,于近日收到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乐视网涉嫌信息披露违法、欺诈发行案已由证监会调查完毕。

中国证监会拟决定,对乐视网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 60 万元罚款;对乐视网责处以募集资金百分之五即 2.4 亿元罚款。

数据显示,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累计被执行标的近 1.5 亿元,历史被执行人 203 次,相关司法风险超过 3000 条。

乐视网的经营困境随着整体业务的萎缩和退市之后融资渠道输血进一步断绝,已经陷入非常困难的地步。

孙宏斌也承认:“投资乐视网是失败的。”

虽然乐视视频以平均每月更新版本的节奏,一直在坚持运营。

但乐视视频的下载推荐上仍然打着 “太子妃升职记”和 “甄嬛传”这两部让乐视视频出圈的现象级作品,但同时也已经是六年前甚至是十年前的作品。

2018 年,为了求生存,乐视视频将承担版权储备和会员留存重担的《甄嬛传》分享给优酷。

而乐视视频自己这几年来已经鲜有新的影视剧资源更新,综艺栏目几乎都是剪辑过的 CUT 版本,自制也早已停摆。

长视频外部竞争白热化

2014 年中国互联网营收 TOP30”榜单,乐视在视频行业中排名第一,全行业排名 16 位,收入复合增长率全行业第一。

而在 comScore 发布的 2014 年 2 月 Video Metrix 视频媒体 TOP10 榜单中,乐视网在总浏览时长这一指标上以近 279 亿分钟超过爱奇艺,排名行业第二,仅次于优酷土豆集团。

而在日均覆盖人数排名中,乐视网同样拥有 2215.3 万日均覆盖的粘性用户,名列第二,环比增长近十个百分点,日均用户规模约占整体网民日均用户的 1/9,排名中国互联网媒体 TOP10。

到 2016 年,艾瑞 IUT 数据显示,乐视视频 “人均单页有效浏览时间”排名第二,“日均 UV”、“一周总时长”排名均为第三。

乐视视频在 2014 年到 2016 年之间,一直处在长视频行业的 TOP3。如今霸占长视频 “爱优腾”,除了优酷,在当时才刚刚崭露头角。

但在如今的各大榜单上,乐视视频已经几乎不见踪影。仍在战场上的是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和芒果 TV。

版权之争仍在继续,厮杀程度不减当年。十年间漫长的竞逐,砸下超过 1000 亿人民币。

在 2021 腾讯视频 V 视界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 CEO 孙忠怀提到平台未来 3 年还将投入近千亿费支持内容生产创作。

一方面是不断投入,另一方面,亏损也在持续。

自 2015 年起,爱奇艺每年的净利润分别是 - 25.75 亿、-30.74 亿、-37.36 亿。上市后年报显示,2018 年,爱奇艺净亏损 91 亿,2019 年,扩大到 103 亿。

阿里影业上半财年(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经营亏损为 1.96 亿元,较上年同期收窄约 42%。

腾讯 Q2 度财报,首次披露了腾讯视频的亏损数据:2019 年,全年营运亏损控制在 30 亿元以下。

长视频只有芒果 TV 一家盈利。

但尽管如此,长视频依然吸引着新入局者。

这两年来,字节跳动逐渐显示出自己的长视频野望。

从去年春节期间豪掷 6 亿购买《囧妈》,请全国用户免费看电影后,抖音还购买了《无限》等独家版权的电影,并上线了慢综艺《很高兴认识你》,不断加码长内容。在内容运营上也尝试将 “直播 + 长视频 + 短视频”链条打通。

在新兵老将的长视频战场上,乐视视频通过一次反向营销博得的关注,很难产生很大的浪花。

长久来看,长视频用户的留存需要丰富的影视资源和不断精进的原创能力。

而自从乐视债务危机之后,乐视视频逐渐退出了版权争夺

甚至在原有的影视资源上,由于乐视视频为了节省服务器,很多老剧被砍到只剩标清,没有超清选项。

没有资金接盘,乐视视频的反向营销根本难以去竞争长视频之战,终究只是一场昙花一现。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